威尔士:英国的一部分却又为何如此特殊?

世界杯小组赛,威尔士队迎来和英格兰的生死大战。威尔士和英格兰同属英国,但文化上有着很大的差异。

威尔士位于英国的西南部分,东与英格兰相邻,其余三面环海。我们现在用英格兰的“英”来称呼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平日里也更熟悉以英格兰为主体的英国文化。对于威尔士,我们似乎了解的不够多。

威尔士和英格兰的差异体现在各个方面,首先就是语言。威尔士人除了平日里使用英语外,也有自己的威尔士语。曾经,威尔士球员拉姆塞在个人的社交媒体用威尔士文发了一条动态。他写道:“un flwyddyn heddiw”。这句话的意思是“一年前的今天”。

这种语言在不懂威尔士语的人看来就像是天书。有人甚至留言问他:“你是把脑袋摁在键盘上了吗?”还有人说他可能是喝多了或是癫痫发作。不过,这也并非是留言的人不尊重威尔士语,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这是一种语言,以为拉姆塞只是在键盘上乱摁一通。

近年来,威尔士语在威尔士地区的普及并不乐观,大部分人还是习惯于使用英语,使用威尔士语的人群日渐减少。目前,威尔士大概只有三成人能够讲威尔士语。英国在1993年也颁布了《威尔士语言法令》,规定:在公共事务和司法行政过程中,只要合理可行,威尔士语和英语应在平等的基础上对待。

威尔士语属于凯尔特语族,是一种活跃的凯尔特语,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的唯一“不受威胁的”凯尔特语族语言。

大家都知道,足球有苏格兰的凯尔特人队,篮球有波士顿凯尔特人队。那么凯尔特人究竟是什么人,“凯尔特”和威尔士又有什么关系呢?

简而言之,凯尔特人是古代西欧的一个民族,他们共同使用凯尔特语族的语言。凯尔特人本来生活在欧洲大陆中部,后来向各个方向迁徙。早在公元前1000年,就有凯尔特人登陆不列颠。其中一部分人北上,和北方原住民皮克特人融合,形成了如今的苏格兰人;还有一部分人登陆了如今的爱尔兰岛,和当地居民融合,成为爱尔兰人。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苏格兰有一支豪门球队要取名为“凯尔特人”。而NBA的波士顿凯尔特人,之所以要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波士顿当地有着庞大的爱尔兰裔人口。

也有一支凯尔特人,来到了如今威尔士的地界,成为了威尔士人的祖先。凯尔特人四处迁徙后,在各地使用的语言也演化出了各个分支,比如高卢语、盖尔亚支、布立吞亚支等等。威尔士语就属于布立吞亚支,是凯尔特语族的一部分。

目前,还在广泛使用凯尔特语言的地区,世界上还剩下6个或7个(取决于爱尔兰、北爱尔兰是否分开计算):威尔士、爱尔兰、北爱尔兰、苏格兰、马恩岛、英国的康沃尔郡,以及法国的布列塔尼大区。

从公元48年开始,罗马人开始进军威尔士,花了30年时间完成对这里的征服。罗马统治威尔士长达300多年,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威尔士”这个词本身的来源,就是古罗马人所说的“Volcae”。“Volcae”是罗马人当时称呼高卢人部落联盟的名字。后来,这个词推而广之,泛指西罗马帝国统治下的人。而后来征服了英格兰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则用这个词来特指居住在不列颠的人。

我们注意到,在国际比赛里,威尔士队赛前不唱英国国歌《上帝保佑国王》,而是唱《父辈的土地》。这是因为,《上帝保佑国王》并非是英国的法定国歌,在体育比赛中,来自英国的部分代表队使用这首歌只是出于惯例。英格兰队和北爱尔兰队会唱《上帝保佑国王》,而苏格兰、威尔士都各自有自己的代表歌曲。他们的差异也是历史形成的,因为威尔士人和英格兰人从起源上看,并非来自一个民族。

威尔士人是凯尔特人的后代,被罗马征服过,但从来没有被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过。相反,英格兰人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代。要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又要搞清楚,什么是“盎格鲁-撒克逊”。

现在的“英格兰”(England)这个词,其实就源于“盎格鲁”(Angles),英格兰本身就是“盎格鲁人之地”的意思。

根据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在《日耳曼尼亚志》中的记载,盎格鲁人属于古代日耳曼人的一支。一般认为,他们最初居住在如今的日德兰半岛以及波罗的海沿岸一带。后来罗马帝国的势力逐渐退出不列颠,盎格鲁人抓住机会,开始入侵不列颠的中南部,在不列颠岛上建立了一系列小国。

后来这些小国逐渐互相吞并,形成了七个相对大的国家,被称作英格兰历史上的“七国时代”。公元10世纪初,其中的威塞克斯国王埃塞尔斯坦完成统一,建立了英格兰王国。换句话说,英格兰人的血统里,有着古日耳曼人的基因。

所谓“撒克逊人”和盎格鲁人一样,也属于古日耳曼人的一支。现在德国西北部还有一个州叫“下萨克森州”,就是撒克逊人的老家。撒克逊人也入侵了不列颠,后来与盎格鲁人逐渐融合,被合起来称作“盎格鲁-撒克逊人”,并逐步发展为了现代的英格兰人(注意:是英格兰人,不是英国人)。

我们现在熟悉的亚瑟王传说,其主角“亚瑟王”的原型,其实就是在罗马势力退出不列颠的年代,一位带领不列颠本地人抗击盎格鲁-撒克逊入侵的领袖。只不过后来这位领袖的事迹被神化了,成为了传说中的亚瑟王,还成为统一不列颠的国王,这就属于艺术创作了。

因此,威尔士和英格兰的关系,可以称作是“同国不同源”:英格兰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而威尔士人是凯尔特人的后裔。直到后来威尔士被英格兰王国征服,两国才开始逐步成为同一个政治实体。

历史上,英格兰经历了多个王朝的更迭。但不管英格兰如何城头变换大王旗,威尔士的策略基本一致:对英格兰称臣纳贡,但依然保留自己的政权独立性。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284年,被称作“长腿爱德华”的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彻底征服了威尔士。当时有传说称,他对威尔士人做出了一定的妥协,答应他们,会让一个出生在威尔士、不说英语、生下来就讲威尔士语的人统治威尔士。

在征服威尔士的同一年,爱德华一世的王后恰好怀有身孕,即将生产。征服威尔士后,爱德华一世把王后接到了这里,让他的长子在威尔士出生,这就是历史上的爱德华二世。他也被自己的父王封为威尔士亲王,成为这里的统治者。从此之后,英国王室也形成了惯例,让王储来担任威尔士亲王。

但是,这个传说有着明显的漏洞。首先,当时的英国王室本来就不说英语。因为这个时候的英国属于金雀花王朝,而金雀花王朝的首任国王:亨利二世生于法国,源于法国安茹的贵族家庭。所以,当时的英国王室说的应该是诺曼底法语。

其次,“英国王储都会被封为威尔士亲王”,这种说法也不严谨。爱德华二世出生的时候,还没有被立为王储。因为他还有个哥哥:切斯特伯爵阿方索,他才是王位继承人。后来阿方索早死,才轮到爱德华二世。

严谨地讲,是不是英国王储,和是不是威尔士亲王没有直接的联系。历史上,威尔士亲王只由男性担任,如果英国王储是女性,就不会获得这个称号。比如伊丽莎白二世在做王储的时候,就没有当过威尔士亲王。不过,英国现任国王查尔斯担任王储期间,确实做过威尔士亲王。他登基之后,威尔士亲王的头衔就传给了他的长子威廉。

威尔士被英格兰征服之后,也曾经做过反抗。1400年,威尔士一位叫欧文-格林杜尔的领主起兵反抗,但最终被了下去。从此之后,威尔士在政治上就彻底被英格兰王国管辖。

1707年,英格兰王国和苏格兰王国签署了《联合法令》,宣布合并,从此就有了“大不列颠王国”。1800年,大不列颠和爱尔兰合并,国号就成为了“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1922年,爱尔兰自由邦独立,北爱尔兰留在联合王国中,因此国号又改成了“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但不管国号怎么改,在中文环境里,我们都习惯把它叫“英国”,这也是因为该国最大的政治实体是英格兰。在这期间,威尔士一直都属于英国领土,未曾再独立过。

威尔士足球队被称作“红龙军团”,这是因为威尔士的旗帜上印有一条红色的龙,该图腾也在威尔士队的队徽上展示。当然,这条“龙”是西方龙,并非东方文化中的龙。一般认为,这条龙的形象来源于古罗马军队使用的龙旗。据记载,公元2世纪罗马军队打完达契亚战争后,从达契亚人以及游牧部落萨马提亚人那里引进了龙旗。

希腊史学家、作家阿里安曾经在自己的著作里描述了龙旗。他说,这个旗帜主要是斯基泰人使用的(斯基泰人是古希腊、古罗马对东欧大草原以及中亚的一些游牧民族的泛称,萨马提亚人也是其中一支)。斯基泰人会把它悬挂在标准长度的旗杆上,用彩色布料缝合而成,整个旗帜狭长,外形像一条蛇。当旗帜静止时,这些彩色布料垂下。一旦骑兵举旗冲锋,旗帜迎风飘起,并发出嘶嘶的声音,更让人联想到蛇。之所以使用鲜艳的颜色,一方面是好看,另一方面是醒目,可以帮助骑兵准确定位。

罗马人从游牧民族这里学来了龙旗,后来征服不列颠,也就把这个旗帜带来了,这个图案从此在这生根。后来一段时期,在威尔士甚至整个不列颠,“龙”成为了军事领导人的代称,某些将领和酋长,拥有诸如“孤岛龙”、“缺乏经验的龙”等绰号。公元7世纪,威尔士格温内斯地区的国王卡德瓦拉德,就把红龙作为自己的图腾。

中世纪的威尔士流传一本散文集,叫《马比诺吉昂》,记录了一些神话传说,里面也提到了红龙。其中一章写道,一条本地的红龙和一条外来的白龙展开了搏斗,引发了瘟疫。一位叫卢德的威尔士英雄为这两条龙设置了一个陷阱,让它们睡在蜂蜜酒当中,然后把它们埋在了地下的一个石头箱子里。

注意,在这个故事里,红龙是本土的,白龙是外来的。后来,红龙被逐渐确认为凯尔特不列颠人的象征,而白龙象征着撒克逊人。后来,在《不列颠诸王史》一书中,也记载了红龙和白龙的传说,并认为红龙是亚瑟王即将降临的预言。

而如今威尔士旗帜上龙的形象,大概是在15世纪定型的。英格兰都铎王朝第一任国王亨利七世拥有威尔士血统,他的父亲埃德蒙-都铎就来自北威尔士。亨利七世还没有当上国王的时候,继承了父亲的里士满伯爵爵位。1485年,他在博斯沃思原野战役中,与英格兰约克王朝的理查三世对阵。相传在这场战役里,亨利七世就使用了一面绣有红龙的旗帜,图案与如今的威尔士旗帜已经非常相似。这条龙,就代表着亨利七世的威尔士血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