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德里:贝林碰球就能进;梅西史上最佳说C罗不好的是傻瓜

巴萨中场佩德里参加了西班牙网红、国王联赛合伙人Ibai的直播,两人聊到了佩德里的伤病、巴萨、皮克的国王联赛等话题。

佩德里说:“这不是最好的时刻。这是一个复杂的一年,但还好。我刚从特内里费回来,和家人在一起。对我来说,和家人在一起是最美好的时刻。如果现在退役的话,我会搬到特内里费去住,但巴塞罗那什么都有。”

“更衣室里最常见用的是TikTok。特别是当你在物理治疗时。我看到很多猴子的视频,其中有一个是放在书包里去上学的。我有个朋友经常发给我这样的视频。他说那个猴子看起来像我。”

“皮克太棒了。我和他笑得很开心。他承认训练并不是他的强项,他训练很费劲,但一旦开始了就……重要的是比赛。皮克太厉害了,但在训练中别要求他太多,因为我可以过掉他六七次!”

“现在训练非常刻苦,因为不训练就会落后。当你受伤时很郁闷,因为你从每天与球队在一起变成了在健身房里和物理治疗师一起独自训练。你会被遗忘,人们会议论纷纷,他们说你喜欢参加派对,经常出去,但这不是真的。我喜欢早上起床去训练。我愿意为了每天都能这样做而付出我的生命。我想要的是踢球。”

“有很多事情让我感到不爽。你的朋友、记者罗梅罗说我害怕踢球和用右脚踢球,这不是事实。我从未对哈维说过这样的话。我很幸运,当我进入球场时我就忘记了这些。我不会想我曾经经历过的伤病。”

“我的第一个赛季很漫长。我踢了73场比赛。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我渴望征服世界。所有人都说当你第一次受伤后它可能会复发,但我在身体和心理上都在努力以防止它再次发生。我改变了饮食,去了做普拉提。这是普约尔推荐给我的。人们认为那是女性做的事,但不是这样。它非常有益。”

“如果我必须选择一个人留在身边,那就是费兰。他不仅仅是一个队友,也是一个朋友。在来到巴塞罗那之前我就认识他,因为我们有同一个经纪人。”

“我们在联赛中并不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好。皇家马德里和赫罗纳领先我们七分。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几乎是一样的情况,但被淘汰出了欧冠。联赛很漫长,我们还有机会。”

“费兰在心理上是一只鲨鱼。有一天我送了他一双有小鲨鱼的拖鞋。他经历了困难的时刻,但他成功地扭转了局势。媒体上放大了很多事情。”

“贝林厄姆的水平让我感到惊讶。他现在就是一个碰到球就能进的状态。在赛季中有一些时刻,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都会得分。有些球员现在正处于顶峰状态。”

“我非常喜欢阿莱士-加西亚。他在我的范特西联赛中。我没有任何来自皇家马德里的球员。现在我有佩尼亚和莱万多夫斯基。然后我有古鲁泽塔。我排名第二。我哥哥排名第一。我们的联赛中没有人有贝林厄姆。”

“我认为国家队表现不错。有一些年轻球员正蓬勃发展,比如尼科-威廉斯。这支球队未来充满了希望。与老将们的混合非常好。莫拉塔状态非常好,而且是个很好的人。他在欧洲杯上经历了糟糕的时刻。”

“当你经历困难时,你会和更衣室里最亲近的人交谈。我不怎么看社交媒体。就像我说的,我看TikTok,但在糟糕的日子里我不看社交媒体。”

“在更衣室里不会评论教练的。我们更多地处于日常状态。哈维是我们想要的教练,我们全力支持他。我不太喜欢新闻发布会,因为那太暴力了。有很多记者在等着你说什么。有时候你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搞砸了没有。”

“罗克总是面带微笑。巴西人总是散发着那种魔力。他是个非常年轻的球员,还不能要求他成为新的贝利,但他是一个充满信心的球员。”

“亚马尔就好像16岁在巴塞罗那踢球是件正常的事。我是十七岁在巴萨首秀的。在疫情中首秀让我没有在那么年轻的时候面对观众的压力,尤其在我的第一个赛季。”

“赫罗纳的表现非常出色。他们踢得太疯狂了。没人料到会这样。所有人都说他们不会位居前列,但他们一直在赢。”

“梅西是史上最棒的。我有幸和他共事过,只是看着他训练我就想,我和这个人在一起能干嘛?第一次走进更衣室的时候,他是第一个吸引我目光的。不是你去要个合影,是你去和他训练。我面前是所有我仰慕和在游戏中踢球的球员。”

“阿尔巴和皮克经常开玩笑。和他们以及布斯克茨在一起的更衣室很棒。有时候,媒体会对某人施加太大压力,想把他赶走,这会影响到。”

“就我所见,世界上最强的阵容应该是特尔施特根,阿尔维斯,阿尔巴,皮克,拉莫斯,布斯克茨,哈维,伊涅斯塔,内马尔,C罗和梅西。教练是路易斯-恩里克。有了这支球队,我们可以赢得一切。”

“皮克最后被低估了,但他太不可思议了,而布斯克茨是历史上最好的中场。而且他作为队长和人都是顶级的。我会把普约尔放在这支队伍的队长位置。”

“伊涅斯塔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他为我们赢得了世界杯。他的个人技术无人能比。我爸爸让我看德布劳内的视频,但我更喜欢伊涅斯塔。”

“内马尔在桑托斯和来到巴萨时是飞奔着的,想想我们赢得的那个欧冠或者对阵巴黎圣日耳曼的逆转……”

“最伤心的失败是在欧洲杯对意大利点球大战的失利。我本来要罚点球的,但我们提前被淘汰了。我在超级杯对阵贝蒂斯踢了一个点球,看到门将特别高大。我特别害怕。我很清楚自己要朝哪个方向踢,然后看情况了。”

“我不知道姆巴佩会不会去皇马。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他会去,但现在我不确定了。如果他不来,我会怎么办?我会看Pedrerol的节目(西班牙六台)。”

“如果是为巴塞罗那签一个人,我会签下哈兰德。他进球数很多。莱万多夫斯基不会一直踢到60岁,阿尔瓦雷斯也表现得非常好。”

“当你到达一个新的更衣室时,你会保持沉默,因为你不知道要和谁接触。我和特林卡奥一起到了巴萨,那时巴萨正在参加疫情期间的欧冠。有一些来自预备队的球员,我们之间已经有了一些交流。”

“我的目标是赢得一次世界杯或者一次欧冠。西班牙历史上只赢得过一次世界杯。我觉得赢得这两个都是有可能的。”

“有时候场外的竞争比场上还激烈。球迷有时候会疯狂,但在球场上你和一个队友一起,两周后你们可能会在国家队一起。”

“我很想去加那利群岛,但航班时间很不方便,会影响睡眠,休息不好,如果你又受伤了,最好还是避免这一切。”

“我已经改善了与进球之间的关系,但我还希望更进一步,因为进球太酷了。进球是一件罕见的事情,每个人都对此很兴奋,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我有一个庆祝动作了,但一开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看其他人冲向角旗旗杆都看起来很好,但你在想,我也会这样吗?”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