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的年收入=梅西+内马尔?当今足坛到底谁最能挣钱

正如此前金球奖上的你追我逐,在另一条衡量球员价值的战线上,“梅罗决”同样旷日持久。2018-2020年,梅西曾在球员福布斯排行榜上连续3年霸榜,但如今根据最新的福布斯榜单,C罗以2.6亿美元夺回王座,还将前者保持的足球运动员年度收入整整拉高了一倍。

2.6亿美元的年收入是什么概念?C罗2023年的总收入,相当于榜单二、三位的梅西(1.35亿美元)和内马尔(1.12亿美元)之和还要多。

足坛首位年入2亿美元的打工之王是如何炼成的?一切都要从去年冬天C罗和门德斯分道扬镳,执意转投沙特联赛说起。

2亿欧元的年薪,让姆巴佩去年签下的欧洲联赛第一薪相形见绌,巴黎7号机关算尽,拿到的不过是C罗的45%。

当然,为拿到2亿年薪,C罗也做出了不少原则性退让:2亿欧元并不是全额实发工资,部分来自他和俱乐部签商业协议的赛事奖金。

此外,和此前外界盛传的C罗全额拥有肖像权不同,利雅得胜利也买断了他的部分形象权益,双方合作生财。

除去多年合作的耐克和清扬,最近几个月里C罗社交媒体上有所互动的赞助商,只有康宝莱(Herbalife)和币安(Binance)等公司。

如果今年夏天合同到期时,梅西作出和C罗相同的决定,那么此时足坛福布斯的榜首仍将属于阿根廷巨星。

但对金钱向来“佛系”的梅西,没有将生涯最后时光兑换为沙特的巨额支票,而是接受了迈阿密不算夸张的报价——尽管为提供给梅西6500万美元,迈阿密几乎砸锅卖铁,甚至鼓动了全联盟和赞助商来分担梅西的薪水。

尽管年薪上作了巨大让步,但这并不妨碍初来乍到的梅西跻身北美职业体育收入榜前五。只有利拉德、唐斯、布克和约基奇四名NBA球星的年薪比其更高。然而,倘若加上商业收入,梅西是绝无悬念的No.1。

2023年,梅西的场外收入达到了7000万美元,不但是现役球员之最,也是他生涯首次“广告挣得比踢球多”。

除去阿迪达斯、百事可乐、佳得乐、土耳其航空、乐事薯片等赞助商,今年梅西增收主要来自和Apple TV+的合作分成。

梅西来到美国的第一个月,就为美职联赛季通吸引来了29万名新订户,而在之前的三个月时间里,新订户的数字只有3.9万人。

尽管双方没有透露合作的具体分成条款,但7月就为苹果带来近3000万美元订阅套餐收入的梅西,显然不会“白打工”。

本赛季,全球收入最高的11位足球运动员在扣除税费和经纪人费用之前的收入总和,预计将达到9.95亿美元,其中5人的收入将超过9位数。

曾几何时,能在英超拿一份顶薪,是诸多足坛“打工人”的终极梦想,但如今,英超富贵仍旧,却已经被不差钱的新土豪集体甩下。

以上赛季霸榜三大金靴的哈兰德为例,他每年能从曼城领走4600万美元,是货真价实的英超第一人。萨拉赫2022年拿到了心心念念的40万镑周薪,但折合全年不过3500万美元,在NBA绝对挤不进前十。年薪同一档次的德布劳内在英超打拼了10年,但收入不过C罗的1/7。

哈兰德虽然场外收入“高达”1200万美元,但考虑到他来自足球小国挪威,今年才成为《EA Sports FC 2024》(即之前的FIFA足球游戏)的封面人物,已经在个人层面做到了最佳。

萨拉赫1800万美元的场外收入,除去在阿拉伯世界空前的影响力之外,主要来自阿迪达斯的专属赞助合同,除非有生之年前往沙特,否则基本没有达成年入过亿的可能。

去年和大巴黎签下新约后,姆巴佩一度凭借9000万美元的年薪跻身榜单前三,甚至不乏“坐三望二”的野心,但一年后,沙特人的突然入局,就让他的美梦落了空。

NIKE、迪奥、宇珀表等品牌名头不小,但给出的赞助费用却不那么乐观,尤其是身为法国时尚领域龙头的迪奥,2021年12月才签下姆巴佩作为旗下男装和香水的时尚大使。

在签约利雅得新月后,年薪8000万美元的内马尔,虽然在巴黎宫斗中出局,收入却不降反升。而3200万美元的商业收入,更可证明“内少”生财有道。

除去担任彪马头牌之外,科乐美和红牛也让他进账不少。甚至在养伤期间,他还不忘穿上卡戴珊旗下的内衣品牌,如约完成代言任务。

除此之外,他还让利雅得新月为自己提供3台豪车,一台宾利欧陆,一台阿斯顿·马丁DBX,一台兰博基尼飓风。

给他准备的豪宅要有25个房间,亲朋和随从都能住得下。他在沙特期间,住店下饭馆或休假日旅游的费用,全部由俱乐部承担。俱乐部还得备好私人飞机,供他和家人随时使用。

考虑到赛季报销的巴西人只踢了5场比赛,却一分钱不少拿(受伤期间薪水由保险公司承担),内马尔或许是最“躺赢”的足坛打工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