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藏身寺庙17年成为佛教界高僧原来竟是灭门血案的主犯

1994年,江西九江发生一起轰动全国的灭门惨案,一家三口两死一重伤,七名凶手五人落网,而其余二人侥幸逃脱。2011年,警方在杭州将主犯之一的徐心联抓捕归案。

让人吃惊的是,根据警方的调查,身背命案的徐心联潜逃十七年来,已摇身一变成了浙江两知名寺庙的监院,法号释惟迪,在当地佛教界享有盛名。这期间,他“漂白”了身份,还获得了浙江大学的本科文凭。他学识渊博,乐善好施,热衷慈善,经常带领僧人献血捐款,颇得人心。

那么,十七年前九江县的这起灭门血案是如何发生的?徐心联在犯案前后是个怎样的人?他在逃亡路上是如何“漂白”身份的,警方又是如何发现其踪迹的?

惟迪原名徐心联,1973年出生于江西九江沙河镇的一个农村家庭,自幼家庭贫寒,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个人,他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

徐心联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在家务农。为了让他能有个一技之长养活自己,16岁那年,父亲便将他送到县城的一家汽车修理厂当学徒。

但年轻气盛的他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习技术,呆了两三年,还没出师就不干了,在社会上结识了一帮和他年龄相仿的无业小青年,一群人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无所事事。

1994年7月27日,这群人中一名叫王军民的工人叫几个兄弟去他家聚会,于是徐心联和五个玩伴便来到九江县水泥厂王军民的单身宿舍,七个人在一顿胡吃海喝之后,王军民心血来潮提议说海南那边好挣钱,不如大家趁年轻,一起去海南打拼,以后混出个名堂,衣锦还乡。

众人一听,纷纷同意。为了证明齐心不思归,他们决定惹点事再走。王军民突然想到自己前两天检查出了患有腰椎体结核,他怀疑这是上中学时和同学徐敏打架留下的后遗症,如今正好联合众人除掉徐敏,以证众人“走上不归路”的决心。

当日,王军民和徐心联便去购买了多把刀具,还花了一百块钱租了一辆红色面包车,用于行凶之后潜逃。

经过一番“踩点”后,晚上十点多,一人看车,其余六人来到徐敏的住处铁路九江南站宿舍,“各司其职”实施了他们的行动。

开门后,徐心联率先举刀砍向了徐敏的头部,被砍中的徐敏脑袋鲜血直流,抄起一旁的电扇拼命抵抗,并大声呼喊“救命”。

几个人趁势冲进屋里,“兵分两路”,一伙把徐敏逼到阳台上,乱刀齐下,一伙将徐敏的妻子胡瑛按在沙发上挥刀。

最终,徐敏身中56处刀伤,颅脑损伤伴失血性休克死亡,妻子胡瑛身中17处刀伤,然后被人用三棱刀刺中右肺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两岁的孩子因为被母亲护在身下,幸免于难,但全身仍然有十处刀伤,伤情为重伤乙级,落得终身残疾。

事后,几个人迅速逃离现场,坐上面包车来到九江市的一个建材厂附近,把血衣脱下来烧掉,并将刀具丢进了附近的水塘里。

当真的杀人之后,之前承诺的一起去海南“淘金”的誓言此刻早已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彼时的他们如同惊弓之鸟,只想着赶紧跑路,七个人至此分道扬镳,各自亡命天涯。

周围的邻居在听到徐敏的呼救声后,赶紧跑来一探究竟,结果看到一家三口躺在血泊中,他们急忙报警,当警察赶到现场时,凶手早就逃之夭夭了。

警方立刻展开行动,案发两天后的7月29日,第一名嫌犯郭亚兵就被警方抓获,他很快就交代了作案经过,之后,刘选金、郭劲、廖庆力、王军民也相继落网。

1995年9月8日,5名被捕的犯罪嫌疑人中,3人被处以死刑,1人被判处死缓,还有一人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虽然案件告破,但罪犯没有全部落网,这也成为警方的一块心病。而此后,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追捕逃犯。

原来,徐心联本和王军民准备从九江市坐车逃往外省,不料王军民被警方逮个正着,而徐心联恰好在附近买东西逃过一劫,发现车里的王军民被警察逮捕,情急之下他便躲到了长江边上。

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徐心联来到五祖寺,以为情所困、看破红尘为由,请求方丈收留,但方丈看出他尘缘未了,不是真心皈依佛门,便拒绝了他。

在寺庙住了几天后,他又前往距离九江市区150公里的安徽潜山县、天柱山脚下的三祖寺,不巧的是,庙里的知客告诉他,想要出家,需要经过住持宏行法师的同意才行,而宏行法师云游去了九华山,不知何时回来。

意外的是,他在车站捡到了一张身份证,照片还与他有几分相似,他便再次来到三祖寺,告诉师傅自己无家可归,能否先住下等宏行法师回来。

彼时,寺庙对出家人的审核并没有严格规范,通常只查验身份证就可以了,而就是在这种不规范之下,徐心联才得以落脚。

徐心联深知自己负罪在身,而寺庙又是一个最佳藏身、隐姓埋名之地,他必须力争上游,让自己比别人更优秀,才能安稳扎根于此。

他比任何人都勤奋,庙里一切打杂的活他都抢着干,任劳任怨,加上他待人随和,寺庙上下都对他十分认可。

徐心联在学佛上具有极高的天赋,佛经唱念一点就通,佛教中最长的咒«楞严咒»非常拗口,晦涩难懂,很多人就算天天念,半年都难记住,但徐心联凭借自己的天赋异禀,仅仅一个星期,他就熟记于心。

由于表现突出,1995年10月,宏行法师推荐他到厦门南普陀的佛学院学习,潜心学习了三年佛理。毕业后又在全国各地云游,参学过的寺庙包括福州西禅寺、普陀山普济寺、嵩山少林寺等。

2000年10月,惟迪来到有“东南佛国”之称的杭州,在西湖边著名的静慈寺,从挂单和尚开始做起,开始了长达11年的安定生活。

凭着学佛的过人天资和勤奋努力,惟迪从挂单和尚升到知客和尚,直到成为监院,他在寺庙几乎是一年升一级。

同时,只有初中文化的他,通过刻苦学习,在此期间先后取得浙江大学成人本科学历、土木建筑工程师二级资格证。

他将所学知识学以致用,并负责寺庙里的消防工作,建立寺庙里的消防制度,积极改造电路,组织消防演习,让大家对消防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也让静慈寺在消防领域一跃成为杭州其他寺庙学习的楷模。

2008年,杭州市开发古运河,重建“千里运河第一香”的香积寺,惟迪被邀请担任执行人,参与恢复重建工作,从设计到建造都按照他的理念进行。

2010年2月,寺庙重建完毕,他又被任命为香积寺监院。至此,他便在静慈寺和香积寺两个寺庙间来回奔忙,处理各种大小事务。

作为佛教界代表,当地曾多次邀请徐心联担任当地政协委员,都被他拒绝,不抛头露面成为其一贯的行事风格。

他不仅在事业上走上了巅峰,还积极投身慈善,他的书法作品很受欢迎,曾有一幅作品拍出了3万元的价格,在云南大旱期间,他将这笔钱捐了出去。汶川地震期间,他也参与了捐助,并带头参加了无偿献血。

因此,他在杭州佛教界声名显赫,口碑极好,从信众到僧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惟迪是一位乐善好施、学识渊博的出家人,甚至在后来他被捕时,还有不少信众给调查人员下跪,希望能对惟迪从宽处理。

虽然彼时距离案发时间已经过去了17年,当年作为侦办此案的主办民警之一的陈新,也已经升职为当地派出所的所长,但他每年都会去徐心联的家里拜访,并告诉其家人,如果徐心联和他们联系,一定要劝说他投案自首。

2011年6月,警方再次来到徐家,希望可以采集徐家人的DNA样本,但徐家人拒不配合。徐心联的母亲说了一句话让警方断定徐心联和家人有联系。

她说: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儿子联系了,都不知道他在外面是死是活,不要总往我家跑,有本事自己把人找回来呀!

徐心联的二弟原本一穷二白,但短短几年在浙江开了两家建筑公司,通过调查他的通讯录发现,他并不经常往家里打电话,而是频繁与一个叫释惟迪的出家人联系,最近三个月就有十多通电话。

警方顺着这条线索继续往下查,竟然意外发现释惟迪的样貌不仅和徐心联的二弟有些像,还和当年徐心联潜逃时的照片有些神似。

通过调查,释惟迪的户籍资料显示是广东韶关人,以前俗家名字叫罗明生,户籍登记是1979年生,但照片中的人看起来没那么年轻。

罗明生的父亲年轻时喜欢酗酒和赌博,在罗明生9岁那年,父亲对他拳脚相加,罗明生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但他的户口一直没有注销。

在2005年时,有一个人找到了罗明生的父亲说,有一位僧人想在俗家落户,需要一个户籍,条件是为他养老送终。

如此,释惟迪利用真正的罗明生户籍和自己的照片在当地派出所办理了一张新的身份证,并用这张身份证把户籍从广东韶关迁到了浙江杭州。

警方仔细比对了释惟迪和徐心联的照片,最终认定两张照片上的人就是同一个人,于是警方便以检查静慈寺消防设施为由,2011年11月28日,在浙江警方的协助下,江西警方逮捕了化身为释惟迪的徐心联。

徐心联在审讯中说,多年来他潜心佛学,完善自身修养,希望在兼修佛法的同时服务众生。他的内心从未有片刻的安宁,当年的弥天大罪让他后悔莫及,每日夜不能寐。

他曾多次到东南亚各国游历讲学,也从未想过逃亡出境,在逮捕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警方在调查他了。他也曾多次想自首,但始终没能鼓起勇气。

法庭上,徐心联作陈述时泣不成声,对公诉机关的多项指控几乎没有异议,他说自从皈依佛门后,一直在赎罪,直到被抓捕前,一直都在想着回老家自首。

2012年9月23日,九江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人徐心联伙同多人持利器以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为目的,杀死两人,重伤一人,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且属共同犯罪,论罪应处以死刑,但鉴于被告人徐心联无前科劣迹,案发后有悔过表现,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其本人及亲属已愿意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具有法定酌定从轻情节,同时本案之前已经判定了三人死刑,一人死缓,故对被告人徐心联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自判刑后,徐心联一直在江西省南昌监狱服刑,监狱于2014年9月1日提出了减刑建议书,监狱认为,徐心联在死缓考核期间,没有故意犯罪,依法报请减刑。

最终法院裁定,将徐心联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罚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6年6月27日,监狱又提出了减刑建议书,法院认为,罪犯徐心联在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依法可以减刑,最终裁定,将徐心联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7年。

2018年10月29日,监狱再一次提出了减刑建议书,法院认为,罪犯徐心联在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减刑的法定条件,但该犯具有法定从严情形,减刑幅度从严,最终裁定,对其减去有期徒刑8个月20天,剥夺政治权利7年不变。

至此,逃亡17年的徐心联,受到了约20年的有期徒刑,从21岁时杀人同犯到享有盛名的高僧,他的一生因年少时的无知、江湖、义气,不仅把被害一家人给扼杀掉,同时也把自己的人生也毁了。

不管他后来怎么修行,如何赎罪,都无法弥补他造成的弥天大罪,所谓福祸相依,也许他在佛学世界里早就已经领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