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用的英文看NBA裁判执裁(4)

可知,如果某次回放与球权方向直接相关,或者此次回放使球队,媒体和球迷对对应的应用规则产生疑惑或混淆,不会随意指错裁判的错判与漏判,任何错判和漏判决定的产生需要有明确和确凿的录像证据。需要眼见为实。

判例1,Lillard运球上篮,与Ojeleye发生碰撞倒地,Ojeleye合法位置防守并垂直起跳,不应该被吹罚。

判例2,Barton给McCollum来了个清爽的大帽,但与此同时发生了轻微的碰撞,McCollum倒地,中央裁判给予了犯规吹罚。

判例3,Murray与Lillard的手臂发生接触,并影响了他的投篮。前导裁判给予了2次罚球的判罚。但回放显示,Murray是在Lillard起步之前发生的接触,不应该给予2次罚球。

判例4,登哥运球上篮,球被切掉,前导裁判给予了Connaughton犯规,其实影响登哥的是Baldwin IV,应该给予他犯规,而Connaughton成了挡箭牌。

旁观者通过多次视频回放和讲解才能清除地判断犯规与否。但比赛瞬间稍纵即逝,裁判员大脑不是电脑,无法无数次地回放来给出100%正确的判罚。而NBA17-18赛季只有0.58%的错判率,望大家正确看待判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