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没有自动化越位技术? 不妨来看下德甲六十年的科技简史

对热刺遭遇超级超级严重且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判罚失误后,利物浦官方拒绝了英超裁判公司的致歉。这已经不是英超VAR第一次引发重大争议,曼联传奇队长加里内维尔呼吁英超立刻引进“自动化越位技术”,英超的VAR问题已经到舆论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可是,有没有人想过,自2018年全球正式使用VAR技术到2021年“半自动越位识别”(SAOT)技术出炉以来,足足5年时间里,为何只有英超无论出现何种争议,都无法引进SAOT呢?

带着这个疑点,我在年初拜访意甲IBC时,曾向相关负责人咨询此事,得知结果是:英超裁判公司PGMOL在VAR正式被全球顶级联赛启用时,就与其技术服务商直接签了十年长约,且没有违约金条款,所以英超至少5年内很难看到SAOT技术。在尊重契约精神的欧洲,英超球迷只能PGMOL自己研发出这项技术,但目前来似乎很难。这便是意甲有专门的部门不断在升级这项技术时,英超球迷只能看着流口水。

说到SAOT,便不得不说一下德甲。如果你去我的社交媒体搜索“德甲 科技”的关键字,你便会看到很多关于德甲科技的内容。虽然这类内容没有流量,但是却让我深深着迷,作为国内少有的足球科技资深研究者,今天不妨蹭着这个热度,带大家一起回顾下德甲60年以来的科技创新,并对德国足球未来科技的发展作个展望。

1963年8月24日,当蒂莫·科涅茨卡代表多特蒙德攻入德甲第一粒进球时,由于当时球场没有电视摄像机,只有球门背后的摄像机,摄影师还没有准备好捕捉这一历史时刻。在当时,进球没有影像资料是人们习以为常的事,尽管这在今天听起来让人难以想象,但这就是人类科技随着时间推移而演变的证明。

随着足球迷在全世界疯狂增长,比赛集锦出炉的时间越来越接近比赛尾声。从赛后的几小时到比赛的第二天,一场比赛给老球迷们的感觉就是“近在咫尺”,可是在六七十年代,即便是科技发达的德国,当比赛录像卷及时从球场送到电视台后,比赛画面和相关集锦都很难赶上第二天的晚间新闻。

彩色电视曾经是跨时代的产品,对于全球球迷来说更是如此,它让足球的传播有了全新的面貌。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闭幕式,彩色电视信号首次出现,意味着媒体制作的体育赛事报道,随着现场直播的实施而变得更加专业化。紧接着就是1974年德国世界杯,国际足联以此为由给了许多金融巨头投资彩色电视的信号。其实早在1972年奥运会之前,1971/72赛季的德甲收官战,完整影像便已到来,这也是德国足球发展的里程碑,拜仁战胜沙尔克04第二次捧起德甲冠军,巴伐利亚的群众第一次在地区频道上看到了足球比赛完整录像,而当时采用的无线电天线传输技术如今已经彻底淘汰。可在当时,比赛录像距离比赛结束仅过去2小时,这可以说是“一大步”。

1984年12月11日,拜仁对阵门兴格拉德巴赫,这是德国第一场实现现场直播的联赛。在屏幕上,球迷们可以看到现场观众心花怒放的样子,自此以后,德甲赛场上这些激动人心的时刻,精彩的进球、稍纵即逝的机会和情感绽放再也没有因为技术不达标而被放过。随着1991年德国出现德甲订阅频道后,德国职业足球所有比赛都会在同一时间在电视上直播,德甲的转播收益也迎来了黄金时代。在九十年代,也是德甲球队闯进欧洲三大杯四强次数最多的年代。

九十年代的德甲直播一直是通过卫星传输而不再是无线电,这意味着更高质量和更大范围的传播,德甲也终于有了国际版权收入。

如今,德国所有球场的转播信号都通过卫星和光纤传送到科隆广播中心(CBC)形成现场。2006年,子公司Sportcast成立,其与德甲国际与IMG Replay进行全球视频档案合作,德国足球联盟开始收集并分类德甲比赛,一个到如今拥有40多万小时的历史视频档案库开始初见模型。

媒体制作的发展也是DFL价值创造和全球战略的基础,因为其技术的强大和多镜头的详细数据,也让德甲在全球赢得了极好的口碑,提供了最好的直播观赛体验。DFL为全球德甲解说员带来了最好的解说体验及帮助。

仅“传球档案”这一项,德甲联盟和亚马逊网络服务(AWS)通过复核统计所有德甲球员的每一次传球,Passing Profile使用xPass模型,从中精准分类,最终计算每次传球距离及传球难度等级。德甲官方希望为所有技术控提供最直观的球员传球质量和目的,得出精准的球员传球能力,并在转播中呈现出来。

譬如,一个新的图形表格说明了该名球员传球方向的罗盘式概览,有八个不同的传球方向,最常用的一个在图形中突出显示为首选方向,即该名球员向每个方向的传球次数,也能更了解所有球员的习惯。

为了开发这些统计数据,在Amazon SageMaker上训练的机器学习模型分析了DFL Media Hub中数千场以前德甲赛季的视频。在Passing Profile的案例中,分析了近200万次传球的视频,并利用收集到的数据构建了一种算法,该算法可以随时计算每次传球的难度分数,评估与接球手的距离、防守次数等特征之间的球员,并实时对球员施加压力。计算后,德甲会汇总每个球员和球队的难度分数,以形成传球档案。

DFL Media Hub中的视频数据量有多大?DFL Media Hub中应用了三种不同类型的元数据,以最大程度地提高内容的价值:官方比赛数据,实时记录数据和人工智能生成的数据。这些元数据加在一起,将超过11 PB的巨大视频集变成了一个结构合理的,多用途的内容存储库——一个线万千兆,相当于使用智能手机拍摄的大约2.5亿张照片的大小。而11PB,就相当于27.5亿张智能手机照。

实时日志记录又增加了一层意义:一旦比赛开球,位于科隆广播中心DFL子公司Sportcast的专家,就将在基本信号中添加了实时日志记录(关键字形式的描述性元数据)。这也意味着对于德甲德乙的每场比赛,“实时记录器”都会紧密跟踪屏幕上的每一个事件,并通过来自72种与动作类型有关的编辑模式,将信息分配给每个活动,来记录它们的属性:例如“移动”、“技巧”、“拦截”、“解围”、“任意球”、“防守动作”或“相同镜头”。甚至,系统可以将赛前和赛后在球场所发生的所有事件都以这种方式标记。在此过程中,每个现场装置都会平均每秒累积100多个不同的编辑相关场景,这样会让系统自动搜索某些场景更加容易。

2021年,一个名为“面部和情绪识别”的功能正式上线,它可以自动识别特定的球员与其相关的情绪。为此专门开发的基于AI的软件算法,使用上载到系统、并由定制软件来处理指定的分析视频素材,以识别各个镜头。该软件可以根据特定的面部特征在几秒钟内识别、分类和存储特定的球员。然后,随着更多球员及其面部特征被添加,系统将自动继续学习,解决繁琐的后续工作。

如今,德甲每赛季约12000小时的视频素材每年都会被添加到DFL Media Hub中,这绝对是冠绝全球所有足球赛事的。

流媒体时代到来,DFL也是最早做出准备的。早在2017年,17台麦克风就被安置在球场边各个角落,科隆CBC的专家实时跟踪数据,同时用自动混音机为控制台提供信息,而这些信息都会被深度加密,至今从未流出过任何泄露传闻。

足球作为全世界受众最多的运动,没有其他任何运动可以有如此多观众,或许其他运动相加也到不了足球的1/3吧。所以在流媒体时代,如何挑选世界各地的新媒体合作伙伴一直是德甲非常重视的内容,毕竟不同国家的文化会导致球迷对不同内容感兴趣,而德甲多年来的冠军垄断确实也导致了收视率一定程度上的下降。

对此,德甲采用了更精准的方式。例如,英国媒体人希望更多关注到凯恩的消息,而非洲球迷则十分密切的关注吉拉西和博尼费斯,那么DFL国际产品组(IPP)提供系列地区化内容,并协助各个俱乐部推广全球公益项目,然后每周每月推送给国际媒体合作伙伴,就比如笔者。

LED屏等商业实现本体化是如今五大联赛的趋势,而拥有六颗卫星的德甲在这方面也是全球足球联赛的。通过和亚马逊等行业领先合作伙伴至少十多年来深度的共同创新合作,德甲的可持续发展在技术服务这一块是只会日益增强的。德甲技术方面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人性化,人工智能的实施必须让球迷有切身参与感,互动式转播增强观看体验的同时可以让足球分析看好者都更深入的关注足球本质。

在不久的将来,纯球员视角也将在德甲实现,即便只是某个球星的球迷都可以和偶像完全同视角参赛。所有个人的高光片段都不用再过多寻找,这便是个性化的意义。根据个人偏好的算法,完全可以灵活而精准的提供给每个球迷,通过AR眼镜或者其他设备。DFL进行了开拓性的概念验证,以完全数字化、远程化和云计算的方式产生。

回顾德甲这60年的科技发展史,只有一个不变之处,那就是每项技术都必须证明其对球迷的价值。这便是德甲精神“足球本应如此”和“50+1”的意义。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